皇家永利国际-大西洋上空失去动力的越洋航空236号航班和挽救293人的理查德机长

皇家永利国际-大西洋上空失去动力的越洋航空236号航班和挽救293人的理查德机长

皇家永利国际,乔善勋/文

在百年的航空史中,也是百年空难史。可以说航空事故很大程度上推进了航空业进步,目前航空安全已得到极大改善。人无完人,航空安全亦是如此。

航空事故不同于地面交通事故,一旦客机失事影响深远,加上信息不对称导致公众对航空缺乏深层次理解,更加放大了民众对航空安全的担忧。

现在很需要重振民众对航空安全的信心,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正是这些事故的发生让我们拥有更细致、周全的法规和完善的安全保障设施。航空史上更不乏机长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凭借精湛的驾驶技术和临危不乱的心态成功化解危机。我们此文的主人理查德机长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图1、越洋航空a330型客机

越洋航空236号航班是从加拿大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toronto pearson int'lairport)飞往葡萄牙里斯本机场(portela airport lisbon)的定期航班。2001年8月24日,一架空中客车a330-243型客机(注册号c-gits的)因燃油外泄,导致在大西洋上空巡航时发动机停车。飞行员操控无动力飞机以滑翔方式备降在葡萄牙亚速尔群岛特塞拉岛拉日什空军基地。惊人的是236号航班迫降不仅没有人伤亡,还打破了民航客机无动力滑翔最长距离的世界纪录。

越洋航空(air transat)公司主要业务为包机航班,它逐渐成长为加拿大最大的航空公司之一。暑期多为度假的人群出行,8月23日236号航班将搭载293名乘客前往里斯本。晚上8点52分,236号航班从多伦多机场起飞。

236号航班所用为1999年生产的空中客车a330-243型双发宽体客机,该机型拥有先进的驾驶舱设备,机内诸多的感应器能随时监控飞机的状态,起飞时客机搭载了47.9吨燃油和5.5吨备用燃油。机长为48岁的罗伯特·皮谢(robert piché),他拥有16800小时飞行经验。副驾驶为28岁的德克(dirk dejager),他拥有4800小时的飞行经验。

图2、拉日什空军基地所处的亚速尔群岛

气象预报显示当天很适合越洋飞行。空管员根据航路设定,要求236号航班采用偏南96公里的航线。在越洋航班中飞行员每隔30分钟就要检查目前的位置和燃料消耗情况。虽然飞机搭载了先进的智能化系统,但是检查燃油等程序还必须依赖人工操作。飞行员通过对比现有油量和初始油量,就能得知客机消耗的燃油量,客机在最初的飞行中一切都正常。

236号航班飞行约4小时后开始泄露燃料,并触发了驾驶舱的警告系统。飞机仪表显示客机2号发动机的油温过低和油压过高,此后显示飞机发出燃料不平衡的信号,这也拉开了236号航班极限滑翔的序幕。通常情况下低油温信号意味着客机的感应器或者读数有问题,油温在正常情况下不会下降,而会上升,低油温不是大问题,油压过高则是很罕见的情况,它带代表着润滑油受到了污染,对于这个问题飞行手册也没有详细解释。

罗伯特机长要求副驾驶联系公司维修部门,地面工程师对于这个问题也一筹莫展,给出的建议是继续观察燃油的变化。因为燃油读数很不正常,飞行员认为这是因为电脑故障而导致的,他们继续观察燃油的情况。236号航班依然按照既定路线飞行,20分钟后新的警示信号出现,机组成员之前从未见过燃油不平衡的警告。

图3、空客a330型客机驾驶舱

a330型客机的大部分燃油都储存在机翼的大油箱内,机载电脑显示飞机右翼的燃油存量比左翼中少了很多。空中客车的飞行手册建议开启燃油交换阀门,这样燃油就会自动流向另一侧的油箱。但在开启燃油交换阀门之前,飞行员必须确认燃油失衡并不是由严重的故障引起的——比如漏油。

罗伯特机长认为在一刻钟前已经检查过燃油系统,并没有漏油的迹象,他们决定开启燃油交换阀门。但是236号航班并没有改善困境,飞行员不知道的是2号发动机发生了严重的漏油现象,客机逐渐被拖入燃油漏尽的险境。

此时236号航班正在大西洋上空1.2万米高空巡航,距离陆地还有3百多公里。飞行电脑系统也不断发出警示,飞行员还不知道右侧发动机正在漏油,他们认为是飞行电脑出现了故障。空中客车的飞机中有套特殊的监控系统,这套系统包含数百个感应器,但是感应器很容易受到干扰,如果碰上霜或者雪,感应信息就会出错。客机上也没有油量异常减少的警告装置,飞行员无法及时察觉到漏油的可能性,副驾驶德克发现右翼的燃油并没有增加,他经过计算后发现236号航班陷入异常危险的状态,机上的燃油余量要比预期少的多!

图4、a330 mrtt燃油箱系统示意图

罗伯特机长虽然认为问题出在飞行电脑,他依然决定目视检查,确认是否真有漏油情况,并召唤乘务员拿手电筒对机翼进行检查。在白天,机翼的漏油现象会很明显,但在黑夜时,就算有手电筒的辅助,也看不到漏油的情况。

但是即使飞行电脑没有问题,只靠剩余的燃油,236号航班也飞不到目的地,他们必须更改航道并联系控制中心。飞行员得知最近的机场位于300公里外的一处空军基地。此时罗伯特机长还坚信是飞行电脑出了故障,并没有向圣玛利亚中心及时通报紧急状况。

236号航班继续向南飞行25分钟,机舱内看似一切正常,但是驾驶舱内的燃油读数愈发糟糕。在机长还是怀疑飞行电脑问题的时候,副驾驶德克提出异议,他检查过后发现交换油箱和中央油箱都空了。但是不管机长相信与否,他们都别无选择,必须通报燃油紧急状况的信息,副驾驶德克正式向航管中心通报了燃油紧急情况。

图5、飞行状态的236号航班示意图

早上6点13分距离第一次燃油警告还不到1小时,236号航班右侧发动机就因缺乏燃油而停车。单靠一具发动机空客a330客机维持不了1.2万米的巡航高度,他们必须马上下降并尝试输出中央油箱和平衡油箱的燃油。在距离拉日什空军基地217公里的地方,236号航班进入了单发飞行模式。

在右发动机停止运行13分钟后,飞机的左侧发动机也失去了动力,此时他们还有157公里的路程要走。失去了动力的236号航班变成了一架庞大而又寂静的滑翔机,飞行员发现客机上失去了很多功能,机上仅有一个小型冲压空气涡轮机在运转,这提供的电力只能供飞机少部分功能运转。

副驾驶德克经过计算发现飞机在目前的高度仅能滑翔15分钟。失去动力后,客机每前进5公里就会下降304米,飞行员的操作有任何闪失,他们就只能在海上迫降。现在机舱内的压力也在迅速下降,乘务员马上分发救生衣要求旅客做好海上迫降的准备。

图6、1996年埃塞俄比亚航空961号航班因燃料耗尽,迫降在水面失败,事故导致125人遇难,仅50人生还

大型喷气式客机在海上迫降极具危险性,客机的漂浮能力很差,飞机一般会以尾部和水面接触,这会折断机尾并让机身出现断裂现象,客机虽然能够在海上迫降并漂浮一段时间,但是机会渺茫。1996年埃塞俄比亚航空961号班机在燃油耗尽后迫降海面。飞机机翼触碰到水面后断开,造成125人遇难。如果236号航班也迫降在海面上,结局很可能以悲剧结尾。

飞行员和拉日什空军基地的空管员取得联系,并获取机场的跑道信息。空军基地的地面救援团队迅速集结完毕,准备应对236号航班的迫降。客机距离机场还有20公里,飞行员也在为迫降做最后的准备工作,飞机的高度决定他们只有一次降落的机会。

飞行员操控飞机下降和减速,当他们对准跑道的时候,飞机的速度却增加到了危险的临界点,这个速度下他们很有可能冲出跑道。客机在无动力和襟翼的前提下,最佳降落速度为170节,他们的速度远高于这个数值。

图7、迫降在拉日什空军基地跑道越洋航空236号航班

罗伯特机长丰富的驾驶经验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他以一连串的高难度转向飞行让飞机减速以便降落。越洋航空236号航班以45°的姿态滑翔,飞行员对准跑道准备做最后的降落。

副驾驶德克提醒机长客机没有襟翼辅助,只有紧急刹车,扰流板失效,反推器失效,高度4千英尺,速度195节(361公里)……高度3千英尺,速度197节……高度2千英尺,速度200节……高度1千英尺,速度201节。就算飞行员能让客机在跑道上着陆,由于发动机失效,刹车功能也会受严重影响。

最终,236号航班以重着陆的形式着陆,并瞬间爆掉了轮胎。罗伯特机长努力压低机头,在爆掉8个轮胎后,飞机摇摇晃晃的停在了跑道中央。救护车呼啸而至,马上进行后续的救助工作。罗伯特机长和副驾驶德克创造了民航客机史上滑翔距离最远的记录,他们的创举也轰动了全球。

图8、爆掉轮胎的236号航班停在跑道上的情景

虽然236号航班赢得了社会各界的赞誉,但还有一个核心问题有待解决:这架先进的a330型客机是如何突然失去燃油?

葡萄牙、加拿大和法国等相关调查部门展开了意外事故调查。调查员发现,客机的油箱的确是空的,在很短的时间内泄漏超过17吨的燃油,飞机上肯定存在很大的漏洞。工程师开始检查燃油系统,很快他们便发现飞机的右发动机有问题,236号航班的右发动机有根很小的液压管,这比输油管要细很多,也许是由于液压系统的震动,让液压管和大油管相互摩擦,最后磨穿了大油管,并导致了油管的断裂导致大量的燃油泄漏。

调查员通过翻阅越洋航空的维修记录,发现该客机曾在8月19日拆卸过右发动机,并换装上罗尔斯·罗伊斯(罗·罗,rolls-royce)公司配件。调查员分析发动机维修记录后发现一个惊人的错误,236号航班事故并非由于设计的问题,而是由于维护不当。罗·罗提供的发动机并没有液压泵组件,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越洋航空的维修技师采用一个旧发动机的零件,但是替换配件的尺寸和原装零件并不适合。

图9、右发动机管线示意图

输油管路在5天的运营当中不断的摩擦,最终在飞越大西洋的途中破裂。工程师介绍,发动机在被送来时并没有两根油管和托架,托架能够使油管之间保持安全距离,如果拆掉旧发动机的托架再装上新发动机上,油管就会相互绞缠在一起相互摩擦。

调查员在询问越洋航空的维修工程师时发现其中还有更为严重的疏忽,工程师作证说他一直很担心液压组件的更换配件问题,并向他的上级报告了他的疑虑。公司还是决定让这架有潜在安全隐患的客机重返航线,而不是等待新的零件送达。替代品和正确的零件相差只有几毫米,但这看似微小的差距却差点让数百人命丧大西洋。

事故发生数日后,越洋航空公司公开承认事故属于维护不当,并交纳了25万加元的罚金。整个事件尚未了结,调查员开始调查飞行员在事故中所扮演的角色。罗伯特机长和副驾驶德克向调查员详细的描述了事发经过,现在这些调查内容依然没有公布,空中客车公司认为飞行员并未妥善处理漏油情况。

图10、 油管裂缝和划痕

2002年8月罗伯特和德克同时荣获客机飞行员协会的极高荣誉,以表彰他们在危机时的举动和创下的客机滑翔距离记录。空客公司也修改了燃料不平衡时的检查程序,从此之后飞行电脑会对比飞行距离和油量,它也会在耗油量异常增加时提出更为明确的警告。

罗·罗也重新发布维修公告,警告客户不能将两种类似的零件相互取代使用。法国民航局和美国联邦航空局发出了新的适航指令,要求所有空中客车a318-100、空中客车a319-100、空中客车a320-200、空中客车a321-100、空中客车a321-200、空中客车a320-111系列飞机的航空公司更改飞行手册,并要求驾驶员在平衡两侧油箱油量之前,须确认是否为漏油所致,才可打开两侧油箱的转换阀。

图11、“英雄机长”的电影海报

天时地利人和,让机长罗伯特和副机长德克在失去燃油的困境下创造了航空史上民用客机的滑翔距离记录。加拿大的航空公司还根据此事拍摄了“英雄机长”的电影并于2010年上映,罗伯特机长亦出版同名自传:hands on destiny(命运在握)。客机公司和监管部门新的适航标准也进一步的提高了客机的安全性,让我们的客机更加安全。

骏景网址

上一篇:郭台铭再谈台防务靠和平:为何要中国人打中国人? 下一篇:春暖花开,通州区西集镇吹响打造生态休闲小镇的号角